月白溪流

寒假无法努力_(:3」∠❀)_
舞法的更新_(:3」∠❀)_
oh残忍的事实_(:3」∠❀)_

【魔性】舞法高手么么哒(3)

吾辈要吃药系列(趴)

忙到飞起却依然冒泡了啊○| ̄|_

吾辈真伟大(不)

天知道为什么吾辈会突然想起这篇文。

大概是深夜需要一点慰藉叭<( ̄︶ ̄)>

那么开始吧!(~ ̄▽ ̄)~

 

 

 

 

 

 

 

 

叶修睁开了双眼。

 

看了看熟悉的阴暗角落。

 

长舒一口气。

 

还好,那只是个梦。

 

END

 

 

 

 

 

 

啊,吾辈想开新坑嘛(*  ̄︿ ̄)

所以这个坑掉好了○| ̄|_

小天使们对不起了○| ̄|_

 

 

 

 

 

 

 

 

 

2333333并没有啦╮(╯_╰)╭

吾辈可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坑主!

 

 

 

 

(接上)

 

然而,他又生生地把半口还没舒完的气咽了回去。

 

WTF?这满满的一墙壁海报是谁贴的?

 

而且贴的这TM谁啊?我可不认识这群女装癖的家伙!

 

“醒了?”

 

“你——你——你谁啊?”

 

“诶?前辈,我是小邱啊!”

 

“别别别别别乱认亲!我不认识你!”

 

“翔,你把前辈打失到彻底失忆啦!”

 

“圣导·····呸,小邱我不是故意的!”

 

“道歉也没用,事到如今,只能······”

 

“只能?”

 

“强行把朵法拉从前辈身体里解剖出来!”

 

看着突然拔刀(?)向自己走来的邱非,叶修准备投降。

 

“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你是小邱他是孙翔上次我们出去浪网吧的时候他把我打晕了就这样!”

 

邱非又把刀塞回了裙底(?)

 

叶修仔细地确认四周没有伤害,然后打算把刚刚没舒完的半口气舒出来。

 

然而。

 

“那前辈在网吧看见过穿女装的少年吗?”

 

“没没没没没没······”啥啊?你不就是吗?你背后那满墙的海报当我没看到吗?问问题就问问题,动啥刀子嘛?

 

“那太好了,前辈稍微歇息一下,我去给您拿早饭过来。”

 

“不,不,不用了,我不饿。”

 

嘛,印象中,勇圣女没有这么心脏啊,今儿个这是怎么啦?

 

“不饿也吃点儿呗,不然一会儿可是要后悔的。”

 

“那······来点儿?”莫名有一种翔一样的预感。

 

“前辈真乖!”What the help?现在的圣女都这副德行?

 

感受了一下周围,叶修发现自己疑似在嘉世,但又好像不是。

 

咦?小邱和孙翔并肩作战的时代,我跟孙翔的仇不是还没解吗?他那时候怎么还保护我?

 

就因为什么破朵法拉在我身上?

 

诶,等等,既然在我身上,那我为什么不直接······

 

诶,那我之前做的一系列事情又是为了什么?

 

诶,其实,我是回来找人的吧?找谁呢?好像跟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有关啊,是什么日子······

 

把从前在那儿的记忆记起来了,可是却忘记了更重要的事啊······

 

这个死孙翔!法术不到家就别乱用嘛!

 

不过,最重要的,果然还是能够从这里逃出去吧?

 

叶修脑内瞬间勾画出整栋建筑的道路图。

 

“画地图这技能······哪儿来的?”

 

“啊······拒绝思考,总之逃就对了!”

 

叶修开始了飞奔模式。

 

“我的身体被改造了吗?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跑得挺快的样子?”

 

然而这时,旁边的墙内突然伸出一只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没有要逃跑,饶了······诶?老韩?”

 

没错,来人便是,拉缇天女——韩文清。

 

啊,看着宿敌身着紫裙,一头杀马特非主流样式,总感觉······一、点、都、不、违、和、啊!

 

“老韩啊,找我有事儿?”

 

“是有事,到了地方再说。”

 

“哎哎哎哎哎,别扯我啊,你这样我跑不快啊!”

 

“不需要你跑快。”

 

“好吧······”

 

 

 

TBC

 

 

 

 

 

 

在学校忙里抽空写的(* ̄^ ̄(* ̄^ ̄(* ̄^ ̄)

一直没时间打╮(╯﹏╰)╭

应该不算很短小吧○| ̄|_

刚考完月考过俩星期就期末了-_-!

忙得······

寒假!

寒假吾辈一定努力!


【魔性】舞法高手么么哒(2)

吾辈要吃药系列(趴)

知道吾辈的尿性的小天使们请不要害啪。

天知道为什么吾辈会突然想起这篇文。

那么开始吧!(~ ̄▽ ̄)~

#失踪了这么久真是抱歉了#

 

 

 

 

 

 

 

 

 

 

 

然而孙翔这时才发现自己好像中了伏龙翔天。

 

那种宛如遭雷劈的感觉,孙翔这辈子恐怕都难以忘记。

 

【哦场景大概是这样↓。】

 

【随手涂的别介意(笑)。】

 

“啊♂”

 

“服不服?”

 

“服就服!谁怕谁啊!”

 

“······”

 

“对了,既然我服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刚刚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影分身术啊。”

 

“这样啊······等等,影分身术?你丫不是战斗法师吗?”

 

“啊,跟君老大学的,感觉挺实用。”

 

“君老大是谁?”

 

“君莫笑啊,不是你们这群家伙最熟悉的角色吗?”

 

“······靠。”

 

说着对叶修吼了一句:“你丫能不能管好你家账号卡?”

 

“不能。”叶修摊了摊手。

 

然而这时。

 

“玄月光环!”

 

“背后偷袭算什么正义!六星光牢!”

 

“索克萨尔,你不是人类正义的好伙伴吗?”

 

“在你伤害他时,就已经不是了。”

 

“那就只能······十字月光梳!”

 

一个死亡之门。

 

“啧,万事碎碎碎!”

 

开着钢筋铁骨的大漠孤烟正准备冲上去。

 

远方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

 

“Don’t be afraid.

 

让舞法带领你翱翔,

 

给你勇气,

 

战胜害怕,

 

舞动神奇力量······”

 

【才不告诉你们这个是吾辈一边看一边打的呢(~ ̄▽ ̄)~】

 

“小邱?你怎么在这儿?”

 

从圣舞台传来的歌声顿了顿。

 

“啊,那个······”

 

“天哪,圣导师姐姐,快告诉我该怎么做!”

 

“姐姐?”我们的主人公叶修,看了看邱非,又看了看孙翔,平生第一次,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别观。

 

然而,似乎确定好了叶修可以被无视,邱非又继续唱了起来。

 

【叶:EXM?o_O???我不是主角吗?】

 

“朵蜜你听我说,

 

请你放下懊恼,

 

把握现在最重要,

 

懊恼太过混乱、

 

太不安、

 

太复杂。

 

凡事把握包容现在,

 

凡事把握忍耐现在,

 

凡事把握盼望现在,

 

就能专心舞动神奇,

 

舞法天女就是你,

 

相信节奏法力,

 

胜利属于你。”

 

【找遍了所有资料都没有,只能自力更生┭┮﹏┭┮】

 

【一边看舞法天女一边抄歌词真的,蜜汁尴尬(*  ̄︿ ̄)】

 

【何况当时还听着最喜欢的古风歌( ⊙ _ ⊙ )】

 

听着歌。

 

叶修突然记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让我们回到开头。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没错就是白天月白来啊打我啊叶修气定神闲地走在大街上麻麻快看高达我们的主人公叶修满脸你丫智障地抬头然后他看见了一只顶天立地的一叶之秋

 

卡!没错!就是这儿!

 

WTF?我不是在我大杭州吗?当时我走的那条街明明很窄怎么可能站的下一叶之秋啊啊啊啊啊啊?这儿是哪儿我是谁今晚吃什么喵喵喵?

 

而当邱非唱完歌,孙翔正准备再开始攻击时。

 

“咚!”

 

叶修跪在了地上。

 

然而没有人理他。

 

【叶:喂,适可而止啊!我是主角!我是主角!我是主角!】

 

只有。

 

“诶?他们人呢?”

 

“刚刚光顾听圣导师姐姐唱歌了。”

 

“难怪刚刚圣导师姐姐唱歌的时候他们没有偷袭我们。”

 

“嘛,算了,下次再说吧。”

 

大家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他们看到了。

 

跪在地上的叶修。

 

“忘恐怖去怕怕失忆法!”

 

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

 

一只手已经拍在了他的头上。

 

 

 

 

 

 

TBC

 

 

 

 

 

 

 

自从开学之后,唉。

说多了都是泪。

今天先更这么多吧。

心塞。

因为手机和电脑都被没收了所以只能周末借着查资料的时候偷偷来更一发了。

吾辈还是爱着大家的!

因为有点儿忙所以不蹲整点了。

【黑遍全中秋】月饼与斧头与芙蓉王的正确使用方法

为了庆祝中秋。

先赋诗一首如下:

中秋节啊,你好多月饼。

吾辈造诣真的高(不)!

那么。

或许赶上了?

引入部分有点长啊。

有心的小天使们把开头的计算题做一做呗。

不求喜欢不求评论只求唠嗑。

来啊造作啊!

 

 

 

 

 

 

 

 

 

 

 

 

 

【月白】:一年一度而且似乎很多人过的中秋节又到啦!

 

小伙伴们该放假的都放了吧?

 

该吃的都吃了吧?

 

该喝的都喝了吧?

 

该上的人都上到了吧(噫)?

 

该表白的都被拒绝了吧(有了CP底气足)?

 

那么下面请听题:

 

小秋在去给双胞胎哥哥买芙蓉王的路上突然想起今天是中秋节。

 

而哥哥今年又不回家。

 

所以买芙蓉王并没有什么卵用。

 

然后他又突然想到嫦娥和吴刚(大家知道吴刚伐桂的故事吧?)的狗血故事(此处省略个几万字)。

 

于是他改变主意想要去买月饼和斧头。

 

他掏了掏口袋。

 

发现自己带了可以买十把斧头或四条芙蓉王和两把斧头或十盒月饼和七把斧头和一条芙蓉王的钱(大家应该会断句吧?)。

 

走到商场之后。

 

他发现商场有优惠活动。

 

买两把斧头送一条芙蓉王。

 

已知:

 

买两把斧头和十盒月饼的钱可以买到一把斧头和一条芙蓉王。

 

买一把斧头和两条芙蓉王的价钱是五百。

 

买两把斧头和一条芙蓉王的价钱是两百。

 

请问:

 

 

 

 

 

 

 

 

 

 

 

 

 

月饼与斧头与芙蓉王的正确使用方法是什么?

 

大家不要打吾辈XD

 

 

 

然后下面是几个战队对此事的反应(假设他们都认识月白)。

 

 

 

【兴欣】

 

这个点的兴欣本应在抢BOSS。

 

然而他们却没有。

 

“老大,月白出了个好难的计算题哦,你看看。”

 

“诶?是有点难诶,三元一次方程吗?罗辑你来看看。”

 

“斧头一百,芙蓉王两百,月饼十。”

 

“诶,我平时抽的芙蓉王都是两百三一条啊,罗辑你是不是算错了?”

 

“应该不会啊,这个题很基础。”

 

“小弟啊,照你这个算法,两把斧头和一条芙蓉王怎么可能是两百 ?”

 

“题目里说了啊,买两把斧头送一条芙蓉王。”

 

“这样啊,好像很有道理诶。”

 

“等等,小秋?双胞胎?难道是叶秋?我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多少钱了。”

 

电话接通。

 

“你今年怎么又不回家?”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今天超市月饼芙蓉王和斧头的价钱是多少?”

 

“斧头一百,芙蓉王两百,月饼十。”

 

挂断。

 

“罗辑同学算的是对的。”

 

“真的啊?不愧是我小弟!”

 

一旁。

 

一帆小天使拉住了想要去揍人的老板。

 

温声细语地说:

 

“其实做做计算题也挺好的。来,老板喝杯水消消气。”

 

“不行一帆你放开我我要去打死这帮智障!”

 

#心疼兴欣#

 

#哦顺便心疼一下叶秋#

 

 

 

 

 

【霸图】

 

这个点霸图的人都该上床睡觉了。

 

然而。

 

大家都在刷暖暖的月下蹁跹。

 

没错张新杰也在刷。

 

这时。

 

“一年一度的······”

 

“哦,设月饼要x元,斧头y元,芙蓉王z元。”

 

“嗯,结果是斧头一百元,芙蓉王两百元,月饼十元。”

 

“诶等等,下面还有?”

 

“使用方法?月饼是清纯可爱,斧头是活泼性感,芙蓉王······清凉(什么鬼啦)?”

 

冥思苦想很久之后张新杰也没有想出来,于是他打算明天继续思考。

 

然而这时。

 

“靠月白你个坑货!”

 

这声音是。

 

张佳乐?

 

“吱呀——”

 

“张佳乐,手机交出来。”

 

听见动静的林敬言收起了手机。

 

一边默默庆幸一边继续YY着嫦娥和吴刚那里少掉的一篇小黄文。

 

你问我韩文清在干嘛?

 

他什么都没干啊。

 

真的。

 

他只是一如既往地不服输地做着一道计算题而已(笑)。

 

#今天的霸图也依然按时作息呢#

 

#是粉不是黑,是黑我无罪#

 

 

 

 

 

【蓝雨】

 

“靠靠靠!!!!!!!队长!!!!!!你看看月白!!!!!她怎么能这样欺骗一个数学白痴!!!!!!要不是看她平时就这么坑,我一定会上去狠狠地扇她!!!!!”

 

“月饼是拿来吃的,芙蓉王是拿来抽的,斧头是干嘛的?”

 

“队长!!!!!你先回应下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天别这么心急嘛,我们先想想斧头有什么用处吧。”

 

“这还不简单??????自啪啊自啪!!!!!!好了问题解决了队长我们来批斗一下月白这个坑货吧!!!!!!!!!!”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呢。”

 

两秒后。

 

“等等,自啪 ^_^ ?”

 

“队长队长我刚刚什么都没说!!!!!!!真的!!!!!!!不信你问小卢!!!!!!小卢是吧???”

 

“我也听到黄少说自啪了。”

 

#在这里月白要给大家一个脑补的空间#

 

#毕竟吾辈是一个写肉的时候只会写“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字眼的文渣#

 

#其实吾辈爱蓝雨爱得深沉#

 

#虽然吾辈更爱兴欣#

 

#好了唠嗑这么久了应该和前面两个部分一样长了#

 

 

 

 

 

【轮回】

 

“翔。”

 

“干嘛?”

 

“写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别看。”

 

“为什么?”

 

“反正你看了肯定会嘲笑我的!不准看!”

 

“回复,看到了。”

 

“啊?什么回复?靠,月白这个坑货!不是说设置了私密模式吗?”

 

“我们也是好友。”

 

“靠靠靠靠我把这件事儿忘了!算了算了,周泽楷你一定是来嘲笑我的,来吧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不是。”

 

“哦,对了,你是在我发回复之前来的。”

 

“嗯。”

 

“所以说?”

 

“你,嫦娥,我,吴刚。”

 

“(黑人问号)?????诶周泽楷你扒我衣服干嘛?”

 

#这美丽的夜晚啊#

 

#话说吾辈很早之前还是吃江周的,如今(唉)#

 

 

 

 

 

【新·嘉世】

 

此刻的邱非小天使并没有睡觉。

 

他在怀念过去的日子。

 

然后。

 

“芙蓉王啊······你现在还好吗?”

 

“总之啊,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再加两套训练吧!”

 

“你可一定要等我啊!”

 

#私心的邱非#

 

#因为吾辈真的很喜欢邱非小天使啊#

 

#当初看原文小天使和叶神对打的那一段差点哭了好吗#

 

 

 

 

 

 

 

 

 

 

 

 

 

先写这么多了(啊)。

不是没有灵感。

只是。

整点发文必须的。

#不要揍吾辈#

#这已经是难得的粗长了#

#后续什么的看情况吧,很大几率是不会有了#

【天知道为什么会有个后续】那一天被大家爱着的翔翔

因为

有小天使求后续

吾辈一个激动答应了

然而感觉写不好

真的

吾辈文笔这么渣

况且吾辈原先那篇就是想一发完结的

@一库(假装你的id是这个)

写烂了拜托别介意

#说真的吾辈就是来求勾搭的根本不想再写文了#

 

 

 

 

 

 

 

 

 

 

 

 

 

 

 

“啪!”

 

“到底是谁的?”

 

“再跟我开玩笑我就把你们一起处分啊!”

 

沉默又开始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沉默。

 

沉默。

 

沉默。

 

“哐当——”

 

让我们来欢迎下一位男嘉宾登场。

 

这、这、这压迫感。

 

这浓浓的压迫感。

 

是谁?

 

“是我的。”

 

“······”

 

“外壳粉中带黄,边框规整正直。”

 

“······”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手机不长这样吗?”

 

老师表示我不是不想说话。

 

我只是在思考。

 

待会儿怎么带着班里的小可爱逃跑。

 

“那个······大哥啊······有事儿好商量。”

 

“商量什么?”

 

“大哥手机给你了求你不要伤害孩子们!”

 

“······老师,我二班的。”

 

“咳。虽然如此,但是你刚才把特征描述出来了,手机是你的了,去找你们班主任领处分吧!”

 

#才不告诉你们我这是心虚呢#

 

“哦,还有啊,老师拜托转告一下你们班孙翔同学,让他有空去趟二班。”

 

“没问题。”

 

顶着大家热灼灼的眼神。

 

韩文清关上了门。

 

“咳。孙翔同学。”

 

无人回应。

 

“孙翔同学?”

 

“诶诶诶老师我在这儿!刚刚递完笔就去厕所了,有事吗?”

 

也就是说。

 

精彩的部分。

 

这丫全都没看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和泽楷好惨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老师和翔翔还有泽楷的其他人全都秘制微笑。

 

“嗯······刚刚有个二班的让你有空去二班找他。”

 

“哦,二班啊,一群变态,不去。诶对了,老师,刚刚那部手机呢?”

 

“二班的那位同学认领了,因为他特征说得很完整所以我就给他了。”

 

“诶诶诶——?”

 

“名字他没告诉我,不过长得很黑社会就是了。”

 

“诶诶诶老师这节课下课了吧我刚刚听见铃声了先去二班了老师再见!”

 

于是文到这里就结束了。

 

没有后续。

 

没了真的。

 

说好很短的。

 

 

 

 

 

 

 

 

 

 

 

 

 

 

 

 

 

 

 

 

 

 

好吧加个幕后:

 

时间线回到泽楷离开教室的那一瞬间。

 

韩文清的手机也响了。

 

“老韩,翔翔的手机放隔壁空房间被收了,已经叫了小周过来帮忙认领,如果不行的话你随时准备上吧,上之前先在门口听情况。”

 

一班教室门口。

 

“韩?”

 

韩文清抬头一看。

 

“哦,那个事儿我也收到通知了。”

 

说着递上手机。

 

“我会成功的。”

 

“那可不一定。”

 

“你等着。”

 

“好啊,等你失败,我来上。”

 

“才不会!”

 

“行,你去试。”

 

#这就是周泽楷来迟了一点点的原因#

 

#神机妙算的叶神无处不在#

 

啊?你问吾辈为啥翔翔去上厕所没碰到门口的韩文清?

 

因为老韩站前门翔翔从后门走的啊。

 

就这么简单。

 

#才不告诉你们是因为他太着急根本没看到呢#

 

#所以后来老韩才没直接把手机还给翔翔而是让翔翔去找他啊#

 

#韩文清人生赢家#

 

 

 

 

 

 

 

 

 

 

 

 

 

 

文笔一如既往地渣

真的没救了

(趴)


【魔性】舞法高手么么哒

吾辈要吃药系列(趴)

看标题就知道这肯定要ooc

(不过这次终于知道打什么前缀了)

而且吾辈最近心情也不怎么好

所以写出来大概是不能看的了

如果真的有小天使来看

吾辈也死而无憾了

不求喜欢不求评论只求勾搭

不求喜欢不求评论只求勾搭

不求喜欢不求评论只求勾搭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人想被小天使勾搭想疯了x)

那么开始吧!(~ ̄▽ ̄)~

 

 

 

 

 

 

 

 

 

 

 

 

 

这是一个。

 

月黑风高的。

 

白天。

 

没错。

 

就是白天。

 

【月白:来啊打我啊!】

 

叶修气定神闲地走在大街上。

 

“麻麻,快看!高达!”

 

我们的主人公叶修满脸你丫智障地抬头。

 

然后。

 

他看见了。

 

一只顶天立地的。

 

一叶之秋?!?!?!?!?!

 

“我是一叶之秋,我很火大!”

 

诶?!

 

这不是个模型吗?

 

怎么会说话?

 

一个天击。

 

哎哟我滴哥,这丫真家伙!

 

叶修的第一反应。

 

不是想逃。

 

而是······

 

“朵蜜心盾!”

 

诶?!

 

一只二翔突然持着一个粉色少女心的盾牌挡在了叶修身前。

 

叶修一脸懵逼。

 

“二翔醒醒啊这可是奥运会大街上!即使是出cos也不要这么入戏啊!”

 

仿佛没听见一般。

 

“一叶之秋!让我来朵蜜你吧!”

 

说着就被一叶之秋一个落花掌掀翻在地。

 

一叶之秋:“······”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只是没变身而已!”

 

“炫光舞法,朵蜜天女,变身!Dancing baby!朵蜜dance up!”

 

(请自行寻找bgm)

 

“Shining!”

 

叶修就这样看完了一段自带圣光的变身。

 

然后紧接着一叶之秋一个龙牙。

 

科科。

 

#人生就是一场戏#

 

“不过如此。”

 

“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

 

“变身不是不能打断吗?”

 

“两分钟,什么事都不干就在这儿看你变身,你当我是那群傻子?”

 

“剧本不都这么写吗?”

 

“科科,这就是真boss和小喽喽的区别。我可是斗神一叶之秋啊!你这都不清楚要怎么做我主人?”

 

“你这嘲讽技能跟叶修学的?”

 

怒龙穿心。

 

“你这是······不服?”

 

“是啊你有意见?”

 

豪龙破军。

 

“靠!”

 

“服不服?”

 

“不服!炫光音波!”

 

一叶之秋微微退了一步。

 

“不错,还是有点力气的。”

 

天击。

 

“你······炫光音波!”

 

“甜甜爱心圈!”

 

一叶之秋撞上了墙。

 

“打开心扉倒转转!”

 

“一叶之秋,让我看到你的内心吧!”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一叶之秋。

 

原地消失了。

 

 

 

 

 

TBC

 

 

 

状态不好啊而且也整点了就打这么多好了。

没人看吾辈也认了。

明天继续写。

有没有小天使勾搭啊吾辈真的寂寞如雪!

【依然不知道打什么前缀】那一天被大家爱着的翔翔

喜欢在深夜发文吾辈也真是没救了XD

嘛,私设是这样的:

联盟是一所学校

然后不能带手机

二翔所在的一班是问题儿童和学霸综合班

嗯,具体的看文就知道了WWW

OOC有点严重

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文笔很渣不求喜欢不求关注只求有小天使勾搭

 

 

 

 

 

 

 

 

 

 

 

 

 

 

这是一个无聊的下午,一节无聊的课。

 

无聊到什么程度呢?

 

这么说吧。

 

连黄少都不想说话了。

 

更夸张一点地说。

 

连老师都已经无聊到开始数同学们的呼噜声了。

 

真的很无聊对吧?

 

吾辈也觉得很无聊。

 

写得这么无聊突然不想写了。(不)

 

 

 

 

 

 

 

 

 

 

 

还是让我们继续来看这节无聊的课吧。

 

诶?走廊上有两个清洁阿姨在教室门口踌躇。

 

这是想干嘛?

 

“吱呀——”

 

“老师啊不好意思我打扰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班同学的手机落在隔壁充电,我们要搬桌子,能不能先让机主自己拿着?”

 

那一刻,世界安静了,大家都醒了。

 

空气中弥漫着大写的尴尬。

 

阿姨也有点儿懵逼。

 

她们没想到自己好心过来送手机换来的是一份尴尬。

 

不过她们也确实不知道学校不能带手机就是了。

 

这时老师大概是清醒过来了。

 

“啊,谢谢,麻烦了,先放哪儿吧。”

 

“咔哒——”

 

“这个······我真的不能当做没看到啊,平时看到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今天这都到我手上了,也不是老师我想这样啊,是谁的自己上来吧。”

 

然后老师发现。

 

大家都低着头,好像在看些什么。

 

此刻除了叶修和孙翔的桌下视角:

 

信息栏里有这么一行字:二翔这个月再处分就要退学了,处分少的赶紧帮忙先兜着,之后再找他算账。你们看二翔都快哭出来了。

 

大家抬头。

 

真的哦。

 

眼睛红红的。

 

脸上还有眼泪。

 

(翔:屁啦我这是眼药水!!!!)

 

看来真的要帮帮忙了。

 

黄:“老师老师老师我有发现你看看这个骚粉这么骚边框还这么严整你觉得会是谁的肯定是脏心杰的嘛这货最近暖暖玩儿的跟什么似的。”

 

新:“老师,你仔细看,这层骚粉其实是伪装,从这个接线口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颜色是黄色的。”

 

叶:“这么鲜艳的颜色一定是为了求幸运吧。”

 

乐:“叶修你丫说好没处分的站出来呢,你也不想想,我处分也只剩一下了接了这下我要怎么办?”

 

【互相伤害啊这是】

 

老师:“······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哐当!”

 

众目睽睽之下。

 

我们的英雄二翔。

 

他、站、起、来、了、

 

他就要这样放弃学业吗?

 

“老师,我想去个厕所。”

 

“······”

 

“你们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要跑!”

 

“······”

 

“你们什么眼神啊这是?不信任我吗?”

 

“······”

 

“吱呀——”

 

门又开了。

 

这一瞬间。

 

大家看见了世界上最帅的人。

 

没错就是他!

 

周、一、枪!周泽楷!

 

只见帅气逼人的一枪泽楷走向了老师。

 

那一刻。

 

同学们眼里老师就是个弱受。大家都觉得救星来了。

 

“手机,我的。”

 

老师二话不说就把手机交到了他手上,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把手机抢了回来。

 

“你要怎么证明这手机是你的?”

 

“不信?”

 

“毕竟你可不是一班的啊,我也没办法管你。”

 

“拿来,指。”

 

“行你指吧,我可没看出来这手机跟你有什么关系。”

 

“笔。”

 

二翔不明所以地递上了笔。

 

然后。

 

手机的右下角多了一个字。

 

周。

 

“我的。”

 

“······”

 

#现在的学生真会玩儿#

 

 

 

 

 

 

 

 

 

 

 

 

 

 

幕后:

 

时间线回到大家一起低头那里。

 

周泽楷的手机也震了一下。

 

“小周你上回送给二翔的情侣手机要受到伤害了!速来!急!”

 

“哐当——”

 

“周泽楷同学你要干什么?”

 

“老婆。”

 

老师的脸瞬间就红了。

 

然后XDDD

 

#叶神深藏功与名#

 

 

 

 

 

 

 

 

 

 

 

 

 

 

 

 

 

 

 

连吾辈自己都觉得渣。

没救了真的。

药丸。

#整点发文是吾辈的特长#


【也不知道该打什么前缀】桥

嗯,这个其实是七夕想到梗并且手写了稿子但是一直都没打出来(悲痛)(吾辈吃枣药丸)
以及这虽然不是第一次发文但是是第一次在lo上发文

各种规矩什么的我也不清楚

管它干嘛呢~( ̄▽ ̄~)~
哦对了这个是小号

估计不一定会常上(不过估计也没什么人会找吾辈吧(눈_눈))
大号是拿来暗戳戳看文的(*・人・)
并不是什么写文好的人
文笔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
如果不介意的话
那就来♂吧♂

哦对了,如有雷同,或者有什么意见,私戳就好了。









   叶修是一座桥,一座非常懒但却爱干净的桥。
 

   有一天,一条金毛走过了那座桥,在桥的另一头,蹬了蹬腿,然后……撒了泡尿?!?!?!?!?!
  

“……少天。”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注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请从上面的汪中找到一个注字】(不)【翻译表示大意应该是:你想说什么?】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再怎么往我身上撒尿,我这儿都不可能是你的地盘。”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翻译表示不想翻了】(不)【大意是:多少桥想要我的尿我都不给呢你居然嫌弃?】
  

“幼稚。”一条藏獒一脸正经地走上了桥,在桥中央停了下来,然后……撒了一泡尿。【黄:等等为什么这家伙的话是直译的我的是意译的我不服我不服】
  

“老韩你也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翻译:……】【黄:好好好我自己翻: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韩文清你丫过来我们pkpkpkpkpkpkpkpkpkpk】(字数的对比到底隐藏了什么,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伦理的背叛?)
 

   于是俩狗吵吵闹闹地走了,临走前,韩文清回眸一笑(?)并向叶修点了点头。
  

 “……带走黄少天也不止这一种方法啊……韩文清我谢谢你全家。”此刻的叶修万分后悔昨天拜托韩文清带走黄少天的决定。
  

    正在感慨着世风日下狗心不古,一条贵宾犬从俩狗消失的地方走了过来,它看到桥头有一泡尿,桥中间有一泡尿,于是,它在与对面桥头的那泡尿对称的地方……撒了一泡尿。
  

  “张……”

  “这样看起来比较对称。”张新杰表示并不想听叶修开口说话并解释了撒尿的原因。

  “真是有理有……有理有据你妹啊!为什么非得再撒一泡??就不能把前两泡舔掉吗???”叶修如是吼道。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张新杰表示并没有听到叶修的话并向他丢了一个帅气的背影。
  

    叶修表示它想静静。

    然而这时飞来了一只叼着核桃的麻雀,它站在桥中间的栏杆上,然后把核桃丢进了桥上雕刻的龙头嘴里……嘴里……

  “你丫干嘛丢我核桃?”

  “今天本大爷搞到了七个核桃,所以勉为其难地送你一个,怎么样,高兴得飞起吧?”

  “…………”

     孙翔表示叶修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并且高兴地在栏杆上留下了一滩排泄物。

  “…………”

    心好累。
 

    我居然这么脏了。

    这时,环卫工人带着扫把来桥上扫垃圾,叶修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

    于是它对着那把杆上贴(?)着大小眼的扫把说:“大眼儿吖,既然来了就帮我把栏杆上这滩和桥头……”

  “我是扫把不是拖把。”王杰希表示这么久没见面一见面你跟本王说这个本王可就不高兴了。

     叶修一脸生无可恋。

     果然啊,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于是,那天早起的人们看见了一个奇观——好好的一座桥,说塌就塌了,而且整个都塌了。没错就是整个。
 

     天上,突然,下起了雨。
  

     听完全过程后在下雨时出来透气的蚯蚓表示很无奈。
 

     叶修也很无奈,因为……

     丫的这条行动缓慢的鱼哪儿来的???为什么要往我身上蹭鱼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不容易才变干净的!!!!!!


     全世界都在从我身边路过呢。

     呵呵。

     end.





 

 

啊吾辈不太会弄tag诶
如果占tag了吾辈表示道歉





这文果然很渣啊看起来(悲痛)